故宫外迁文物“万里长征”落户南京

精品阅读  2012-02-02 16:30:21
         分享到: 更多

  1933年2月5日凌晨,一列满载2118箱故宫文物的火车离开了北京,向南急驶而去,这是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、历时最长的一次文物大迁徙。这批文物在抗日战争的硝烟中辗转2万里的历程,后来落户南京。其中周折,动人心魂。

  (一)

  时任故宫博物院院长易培基,曾任孙中山先生顾问,是辛亥革命的坚定拥护者和积极参与者,也是毛泽东的老师。自他就任院长以来,励精图治,正是博物院大器渐成的时候,偏偏遇到了日本侵华。烽火四起,国家处于危亡关头,博物院的建设不得不中断。1931年“九·一八”事变后,离东北只有二百多公里的北平岌岌可危,故宫就考虑文物的安全问题。

  如何在战时保护文物,故宫内部意见不一致。马衡副院长建议把文物迁移出北平。副院长徐森玉、图书馆馆长袁蕴礼、文献馆副馆长沈兼士和李宗侗明确表示赞同,而俞同济、张继等人反对外迁。

  易培基赞同文物迁移,会后由李宗侗起草迁移方案上报国民政府。

  故宫博物院文物外迁的报告获行政院批准。易培基立即召开院务会,讨论文物迁移的具体事项。最主要的是两个问题,一是经费预算,二是外迁地点。

  经费预算解决得较快,对易培基提出的6万元预算案没有异议。但在讨论第二个问题,即文物迁移的目的地时,张继与易培基发生了严重分歧。

  易培基建议将故宫文物暂迁上海,最好存入租界。张继当即否定,认为将国宝放到外国人那里是国耻,提出将文物迁到西安。虽然有不同意见,但多数人形成了支持易培基的共识。于是易培基便布置会后各馆立即做迁移准备。易培基与马衡去香山碧云寺拜会张学良,为文物迁移时护卫。张学良有着东北汉子固有的豪爽,即刻拍板。

  1933年1月1日,万里长城燃起烽火。3日傍晚山海关失守。故宫博物院上下心急如焚。易培基果断决策:本月31日起分批实施南迁计划。那么,让谁来替代马衡担任这次文物南迁的总押运人?易培基与马衡不约而同地认为吴瀛是合适人选。吴瀛是江苏常州人,是著名剧作家吴祖光的父亲。吴瀛曾反对过故宫文物外迁,但他为人正直,富有正义感,对故宫文物感情甚深,且有胆有识,遇事沉稳,极具组织指挥能力,最终易培基拍板请吴瀛出山。

  (二)

  1933年2月5日零点,一辆接一辆的汽车和板车,装着满载文物的箱子,从故宫鱼贯而出,在街道上急驶和奔行。

  火车站内,2118只文物箱子终于全部装上列车,总押运官吴瀛逐一巡视了18节车厢。列车旁,张学良的马队和军警已列队等候出发。押运人员、监视员、宪兵及故宫警卫一百多人也都登上另外三节客车厢。

  次日晚上,文物专列到达徐州东站。车还没有停稳,只见黑压压的一群人突然向列车奔来,不等宪警反应过来,这些人已飞快地跃上车厢,有的用铁锤敲打车窗,有的爬上车顶。在确定是遭到土匪袭击后,吴瀛果断下达开枪狙击命令。顷刻,枪声剧烈响起,靠近列车的土匪一个个应声倒下,已爬上列车的土匪听到枪声,纷纷跳下车,拼命逃窜。

  打跑土匪后专列上的人才知道,土匪确实是冲着国宝来的。

  第四天中午,专列徐徐驶入南京下关车站。在站台上迎候的张继和行政院的褚民谊告诉吴瀛一个意外的决定,中政会决定将文物改运洛阳和西安,而因为那边存放文物的处所没有找好,专列先在南京等候。褚民谊告诉吴瀛,因为行政院宋院长到上海去了,张继就在昨天的中政会上突然提出一个紧急案,说古物迁往上海托庇租界,是国之大耻,建议改迁洛阳和西安。大家本无成见,也就通过了。

[1]  [2]  [3]  下一页  尾页
  相关阅读:
集团简介│集团导航 | 广告资费 │ 征订指南 │ 联系我们 |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
新华报业网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
苏ICP备05012207  国新网许可证:3212006002
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